追蹤
紫娟的心靈探險
關於部落格
紫色奇幻之冒險體驗筆記
  • 2544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南投布農部落情緣3年記



接待我們的balang(在當地天主堂很重要的幹部)沒有變,還是很親切,他說後來就沒有華裔青年暑假再來部落幫忙帶小朋友了,天主堂的暑期輔導也由原來的3星期縮為2星期,主要由部落青年帶領。


晚上我們去教會看小朋友做會合前的練習,我們悄悄地站在他們後方,僅有幾個小朋友認出我們,和我們打招呼,口吻傳達著「喔,是你們呀」──很平靜客氣地問候。其實我能認出的小朋友少之又少,一方面那時熟識的小朋友,上了國中就離開部落了;或者小朋友長大了,樣貌轉變太大。


(eric拍攝我和部落老師-洪昕,他拿著手製的舞裙)


我們走進辦公室,部落青年正在製作會合表演時要穿的衣服,他們沒什麼變,我們在他們眼中也是。雖然我不再是當年的金色染髮,但他們還是叫我「阿金姊」,說我愛穿涼鞋是沒變的。看到他們在忙,我們也幫忙做起手工。累了,就回balang家休息。


3年前,我們曾在balang家和部落的人把酒言歡,那時我還不太會喝酒,只能陪笑,現在比較會喝了,但也沒有那樣的情境了。我拿出行前剛完成的登山5年紀念相本和大家分享,他則拿出3年前即製作完成並寄到部落的相本,裡面充滿了那年他與孩子們的回憶。


(透過3年前的相本,回到過去)


3年,看似一晃眼就過,但許多變化不僅在小朋友身上,更在這部落悄悄展開。隔天我們拜訪了曉玲老師,她目前在部落新成立的老人會館暨社區接待中心工作,這棟建築有傳統布農石板屋的外觀,內有不少過去族人狩獵的成果。部落開始重視觀光;部落內開始有民宿,設有導覽地圖,她說不少單車客會經過這裡,一路騎到魚池。


此外,部落婦女開始學習傳統布編織(即使老師是外聘的泰雅人,但他們仍會用布農傳統的色彩去創作);部落中竹編最厲害的耆老,也開始教導下一代這即將失傳的手藝。總之,部落是努力向前進的…


(eric拍攝我和曉玲老師,在社區接待中心內)


下午,我們驅車到新中橫上的羅娜部落,開幕禮拜後,小朋友們即開始準備晚上的「文科比賽」(含:背經、信仰問答、詩歌等等)。他很主動地去找神父們聊天,神父養了一隻小豬,我們和豬豬玩得很開心,他和神父們也相談甚歡。大概因為這樣,有人幫我們和教堂對面的基督教友說情,讓我們借住在他們家,不用和小朋友擠在一間屋內(據說那屋子應該只能睡3-40人,這次卻睡了6-70人)。


晚上文科比賽開始,我們和部落的老師坐在一起,老師們無不為小朋友的表現激動,畢竟小朋友的成果,就是他們辛苦了這幾個星期來的成果。3年前,我們也是這樣的心情,而此時我們只是旁觀的觀眾。


(eric拍攝)


屋內因為多人聚集加上個個興奮激昂而悶熱,於是我們出去散步,但他也不想走遠,就在隔壁的學校操場繞了一圈又圈,分享他的失落及在美國的大好前程。


隔天小朋友的行程6點多就開始了,真佩服他們能晚晚睡,又早早起。不過,對他們最重要的是在比賽為部落爭光,睡多少、住得好不好都不重要。 他說隔天想睡到中午,畢竟他是來渡假。我尊重他的意思,一早就一個人出門,但陽光很烈,又跑回宿舍摖防曬。剛好他起來了,原本是一個人的部落巡禮,他就加入了。


(eric拍攝羅娜早餐店,我正想幫奶奶和小狗拍照。孫女前的桌上擺滿了部落親友的婚紗照)


我們先到了一家開在住家前院的早餐店,大概時間晚了,客人並不多,老闆(一位奶奶)就坐下來和我們聊天。她說部落很少有觀光客,一年最熱鬧的時候只有聖誕節,因為會有歌舞比賽;部落的老老少少都會參加,其他部落的也會來。我們問她部落附近有什麼地方好走走,她說有一條路可以繞部落一圈(他們聖誕報佳音的路線),還有上面有一家「烤全豬店」,有提供露營。


奶奶的孫女、孫子都是漢人和原住民的混血,只有暑假才回來,幾乎不會講布農語,也沒有原住民小朋友的調皮,但還算好客,很大方地給我們抱她養的小狗。這家早餐店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,就是桌上放滿老奶奶收集的親友婚紗照,她說有不少人喜愛回來店中,正是想看自己結婚時最曼妙的身材:p


(eric拍攝我和早餐店孫女及其愛狗)


奶奶的早餐賣得很便宜,只有都市價格的一半(2人吃2個飯團、2瓶罐裝飲料只要50元?),不知道是她和我們聊得來算便宜點,還是這就是這裡的行情?


之後,我們頂著大太陽上路了,一路上坡來到「羅娜烤全豬基地」,是傳統的閩南三合院建築,老闆娘很熱情地邀我們坐下喝茶聊天。她說住在這部落很久了,請了不少部落的人當烤全豬師父,全省跑透透,服務想吃全豬的人(電影海角七號的慶功晏也有請他們去烤)。


(eric拍攝在烤全豬歡唱一景,其他招待我們的女主人們去煮午餐了)


他們對「有朋從美國來」很感興趣,開始聊起他們在美國的親戚,有時他們用閩南語彼此交談,他聽不懂,就說那對他而言是很美的樂音。 我們邊喝茶,他們邊送上一道又一道的點心,有麻糬、豆花、冰棒,後來還開了卡拉ok要我們一起唱。雖然我不常也不特別愛唱卡拉ok,但他們那麼熱情,就唱吧!本來他們還說要一起吃午餐的,但實在不好意思再被請了,於是合照再見。


(與熱情招待我們的烤全豬店女主人們合影留念)


繼續尋找那繞一圈回部落的路,意外地來到一平台,可俯看整個羅娜村。至於路最後還是沒找到,他也累了(他不適應台灣夏天艷陽的熱力),就原路走回部落。


下午的運動競賽是躲避球和拔河,比起早上的個人競賽精采多了,於是我們在場邊,感受他們高昂的士氣。有時我會想,得獎不過就是一個獎盃和一些小小禮物嗎?為什麼從部落老師到小朋友都那麼在意與投入?還是這就是年輕呀!


(有美麗山景的羅娜國小)
(eric拍小朋友拔河的生動表情)


晚上的歌舞表演是大會合的高峰,許多部落的人也跑來欣賞,因為小朋友的表演真是很精采,有傳統舞蹈、現代街舞、歌唱,每個孩子都舞動得那麼自然、自在。3年前的歌舞表演時,我因為工作的關係,要不斷錄影,現在終於可以盡情地享受現場氣氛。


只是當年邊錄影,身邊總是環繞了許多想要抱抱的小朋友,現在都不在了,只剩下靜靜坐在身邊的他。我的童年從來沒有這樣唱唱跳跳的經驗,所以長大了也很難這樣;於是在台下的我,對於小朋友表現充滿了讚嘆。


(歌舞晚會前的夕陽)

 
隔天一大早小朋友們就離開了,當我們到教堂時,一片寂靜。他說我應該早點跟他說會這樣的,我說我以為他會希望每天都睡晚晚的。


再度走到老奶奶的早點店,這次陪我們聊天的是她同樣親切、健談的兒子。他說部落有些漢人是早期政府刻意派來進註的,負責當中盤商,幫原住民銷售他們的農產品。因此在此老一輩的漢人都會布農語。他還告訴我們布農族語因為社群不同而有很大的差異,但羅娜所屬的郡社群語系,是比較容易好學的。就這樣,我們一直聊到要接我們去望鄉的朋友來到…

(3年前,離開中正村前與可愛的小朋友合影)


【後記】

這次回部落,有些小朋友離開部落了,或為了求學,或者隨家人搬遷,或甚至因為行為偏差進了感化院。還有小朋友一點也想不起我們,但他們當年的笑容,仍會一直存在我心中。


我會很珍惜在中正村的老朋友及這次在羅娜相遇的新朋友,並很樂意再回到部,分享我在山中的新故事;一些布農族傳統領域的大山,如:郡大山、卓社大山等等,將會列入在我優先走訪的地點清單中。


(羅娜村地標)


【延伸閱讀】

夏日,相遇在布農部落(3年前舊作)

2006年南投布農部落初結緣相片菁華2009年再訪部落相片

2009盛夏,相遇在望鄉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