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紫娟的心靈探險
關於部落格
紫色奇幻之冒險體驗筆記
  • 2540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2009盛夏,相遇在望鄉

二個部落雖然相近,但沒什麼大眾交通工具,本來小松說可以到羅娜載我們,但他臨時要去台中上課,「剛好」有2位山友(夏杯及如玫)說要從台北到望鄉會面,於是商請他們到羅娜接我們。


一到望鄉有些不知所措,因為我忘了帶小松的地址,剛好夏杯有一張和小松名字差一個字的名片,我們猜想是他的親戚,就這樣間接找到了小松家,但家中沒人,4個人繼續在部落遊盪。
 

經過一家人正在揀選蓮霧,那是特大號的品種,主人很主動洗了幾顆請我們,多汁甜度也不錯。再到部落中唯一一家麵店吃午餐,飯後,夏杯提議找地方泡茶。我們從車上搬了茶具,走到一家有許多舒適木桌椅的民宿,主人沒什麼猶豫就答應讓我們在那兒泡茶。


(山友夏杯為我們準備下午茶)


和夏杯初識是在2年前的七彩湖,當時他很熱心為我們解答植物名稱的大哉問,在山屋更大方請吃飯。2年後的他依然熱情,如果這次沒有他,我們無法這麼順利抵達望鄉。本來以為夏杯會和我們在一起直到週日,但泡完茶後他因晚上在苗栗還有聚會,就走了,臨走前還給我們不少可以給小朋友的飲料、點心。


部落的路標做得很清楚(甚至還有單車道的指示),但順著指標走,卻不一定找得到其所描述的景點(單車道也不一定接繼)。不過在路途上看到部落中多樣化的田,有蕃茄、葡萄、玉米(或高梁?)、蓮霧等等。天氣很熱,eric走起來有點無精打采,於是當我看到一些可以解說的植物,就儘量和他介紹。他很喜歡野薑花的香味(甚至摘了2朵放在身上),也為芭樂葉及蓮霧葉各自帶著其果實的味道感到驚奇。


(小松夫妻栽種的紅椒,直接吃就很甜美)


回到石板涼亭休息,不久小松就來電了。夫妻倆載了我們一起去冷藏庫挑選可出貨的紅椒。這幾年小松到中興大學上了一些有機農業的課,開始儘量不用化肥、用友善環境及人體的作法栽種高經濟價值的青椒。他租了一個冷藏庫用鳳梨皮發酵法,使青椒轉色為鮮艷的紅椒。那天我們挑出全紅無瑕玼、大而可站立的特優品,準備出貨給日本高級餐廳,這樣一斤的價錢可達120元左右。


原本要住小松家,但小松家住不下,他帶我們去堂哥開的「谷盧巴」民宿,民宿在部落比較靠上面的地方,一進去就看到很大的草坪,有好幾個原住民小朋友正盡情地奔馳、打球。




小松的堂哥-umas(這間民宿的主人之一),長得非常高、輪廓很深很帥,eric說假如他頭上戴幾根羽毛,說是印弟安人,沒有人會懷疑的。他請我們吃了冰棒還有麻糬,然後大家一起聊天。小松提議晚上去東埔泡溫泉,eric沒有帶泳衣,被他們小小地開了一下玩笑,但他只是微笑以對,於是一車人就出發了…


(和umas合照,他正在餵撿到的小小鳥)


原住民並不愛泡溫泉,因為他們習慣山上的低溫,平常也洗冷水澡,泡在熱水中會感到很不自在,但因為我們,這是他們今年第一次到東埔泡溫泉。小朋友相當興奮,umas的小兒子更是一上車就直對著窗外大叫,eric看他那麼釋放,也學他這麼做,然後說感覺自己好像在夢中。


(泡溫泉後的大合照)


本來以為我們會在東埔的某家飯店泡湯,結果來到umas的親戚家。原來他們家從溫泉源頭接了管線,在頂樓設置一個小露天溫泉池,那晚就3位帥哥和我一起泡。因為池子不大,每次就一個人完全浸在池中,其他3個人就在池邊泡腳。


輪到Umas和小松時總是泡不到幾分鐘就直呼「不行了」,沒多久2人就換裝下去休息了。其實這裡的水質很好,還能邊泡邊欣賞夜色,但只剩我和他,正覺得不好意思時, 3個小男生剛在樓下打完冷水仗,一上來又脫光跳進來。看他們玩得不亦樂乎,就把空間讓給他們!




下樓後,大家邊看球賽邊吃點東西,戰鬥力最強的還是小朋友,一大鍋的咖哩雞腳,小朋友一隻接一隻,好像參加美食大賽。不過,也有小朋友因為泡溫泉時玩得太high,一下來就睡在爸爸的懷抱中。


(星期日去教會的途中,2個小朋友分別要背背)

星期天,望鄉大部分的居民會放下手中的工作,到教會參加主日崇拜,及下午3點開始的排球大賽。 我們和2個小朋友也去參加早上的崇拜,小朋友當然完全不管台上在講什麼,一下想吃東西,一下想喝飲料,後來乾粹把甲蟲拿進來玩。講道都是用布農語,雖然有中文講綱,但我們也不是很進入情況,有時就搭理一下小朋友,eric還因此被甲蟲咬了一下,說原來它的威力不亞於螃蟹。




主日崇拜後我們去小松的岳父家,小朋友在前院用椅子、箱子當支架搭了「矮版的排球架」,後來嫌那不夠堅固,再用他們的創意把排球網架得更高更堅固,並邀請我們一起打。他們很熱心地教我們發球、回球的姿勢,在每場球賽前,每隊都要各自喊口號提高士氣。小松的太太說小朋友無法參加下午大人們的排球賽(因為身高太矮),但他們常會在場邊幫忙撿球,所以耳儒目染大人在球場上的一切。


(進階版的小朋友排球賽)


上午和小朋友打時,一隊大概只有3-4個人,每個人(包含生澀的我)都是重要的角色,都有機會接球。但下午的大人賽,一隊有10多個人,他們看我是新手,多會主動跑來幫我接球。而且球賽的輸贏對他們而言蠻重要的,有時對面飛來的球來勢洶洶,我因被嚇到而沒有立即反應,害他們輸球也很不好意思。於是打了一場後,就一個人去散步了(eric喜歡運動,打得也比較好,就繼續留在場上)。


小松曾說可去看看和久美相連的千歲吊橋,那吊橋是從日據時代就有的。不過現在已經翻修過,還是望鄉久美間重要的「機車道」,雖然橋下的河沒什麼水,也正在施工中。本來想在橋上靜靜站一會兒,但因為橋頭有機車要通過,不得不快步通過。我覺得有歷史意義的橋,保留其原貌,並僅讓行人走比較好。至於汽機車的需要可以另設新橋,或請其繞大馬路。
 

離開望鄉前的那個晚上,本來有點失落,因為我比他們都晚回民宿,卻沒有人打電話問我在哪裡。假如換作是他,我一定會打給他,但一進民宿只見到他正快樂地小朋友打球。原住民朋友們還是很關心地問:「你臉色不太好耶…怎麼了?」,他們的關心我心領了,於是放下那悶悶的情緒。


那天晚上的聊天一直持續到12點多,有小松夫妻、umas夫妻及大哥大嫂,後來我們第一天去泡茶的民宿老闆(以立歐)也來了(因為他們是親戚)。他們分享很多發生在自己或長輩身上的笑話,很多笑話起源於原住民和平地人生活習慣及價值觀差異,接觸時所產生的美麗錯誤。當然,這樣的笑話偶而也在現場發生──eric因不夠了解我們在說什麼時的反應。桌上只有自家種或別人送的水果,及現烤地瓜配上清茶,完全沒有煙、酒,大家的狀態卻比喝過酒還high。


聊天時,外面飄著小雨;互道晚安時,天空卻充滿了星星,還隱約看得見銀河…


(清晨望玉山,照片中的兩個尖峰為玉山北峰、北北峰,主峰在其右邊,被雲擋住了)



最後一天,我不到5點就起床,希望再一暏日出美麗的雲彩,因為前一天5點多從民宿陽台就能拍到很美的天空還有玉山。但等到天亮,灰白的雲仍未散去,一切可遇不可求…


他難得早起,說因為想到以後大概沒什麼機會來這裡…。我排了從獵人古道上望美山、望高寮的半天健行。來南投前,本來計畫帶他去走八通關西段,但他的家人擔心會危險,於是改成這輕鬆的半天行程。但這輕鬆只是對我而言,eric一路走來汗流浹背,他嘗試邊走邊唱歌,但還是提不起勁。此時,遇到一位在田間作農的老人,說登頂至少還有1個半小時,更打擊他的信心。於是在一烤肉平台休息時,他緩緩說出,再走半小時左右就想折返。假如是其他人,我一定會鼓勵對方再堅持一些,再試看看;但當下對於他,只有掩藏失望地說「沒關係,你累了就不用勉強」…


(望高寮上看台大實驗林及遠方的山、雲)


結果,我往前走不到半個小時就登頂了,有個很大很舒適的展望台,眼前的山色、造林也不錯。打電話跟他分享,但都沒接(手機沒帶),就一個人躺著,看著雲朵的浮動,大冠鳩遨翔。下山時,有當地居民看我一個走,就讓他的狗一路陪我回到民宿。狗狗一路上會不時回頭等待,我拿起相機拍它時也毫不羞澀,這是我第一次在山路上有乖狗陪伴,體會到有人獨攀時想帶狗的心情。


Umas夫婦和大嫂,以想去台中買東西、探親的名義,借了車「順便」載我們到車站。一行人在車上吃著水果,邊聽布農歌曲邊聊天,沖淡了道別的感傷…


(最後載我們一程的umas夫婦及大嫂abus)


【後記】

當然,真正說再見後,是非常感傷的。


他說很感謝我帶他去這麼棒的地方,我說假如不是他想到部落走走,就沒有這一切一切。


沒有到望鄉前,我只認識在山上自由自在的小松。在部落,我看到他身為一個爸爸負責任的樣子,他的教養理念──孩子最需要的是自由發展,所以孩子們總是在部落自由地奔馳、遊戲。這次的行程,若沒有他們活力十足的相伴,將會少了許多燦爛笑容的回憶。




小松、umas都非常早婚、非常早生孩子,也因此從非常年輕就得為一家的生計努力作工:務農、當挑夫等等。Umas看了我的登山照片,很羨慕我能雲遊許多美麗的地方。他說結婚後有接連而來的患難要克服,但流浪中一次次的相遇和分道揚飃何嘗不需要面對的勇氣?


最後,僅以這首「轉變」送給此行中所有相遇的人 

 



真心付出的很完美  等待也是一種喜悅

荒漠開玫瑰  愛讓奇蹟出現

你的笑是我最美的紀念.....



【延伸閱讀】

此行相片集

◎4年前和小松在玉山上結緣的過程:<與記者一起上玉山>、<玉山與你>

◎曾經因採訪工作到望鄉的觀察報告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